風水對手

我係一個風水從業員,不斷受聘往外地作風水顧問,項目包括廠房,辦公室,住宅,陰宅及生基等等,地區包括美加,及亞洲各國,由以上的工種及地區就可以睇出都係中國人聚居的地方,換言之,無中國人或中國人少的地方,風水從業員的生存空間好少,(名滿天下的大師自然例外)我去得最多的地方除中國之外,可算係星加坡,台灣及印尼等,最近受聘往星加坡走了一回,可趁機講少少港星之間的風水我見。

很多人及香港政府某部份人都不約而同地將星加坡列作香港的對手,什麼四小龍,香港係龍頭等等,都好攪笑,政府講野我地無資格參與,但風水界好多大師級都將香港的風水同星加坡互相比較,有部份評論的確好有份量,值得參考,但大部份發表文章的大師,竟然連自己居地方的風水都未了解透徹,就妄圖批評其他地區的風水。

港星兩地的經濟分水嶺就九七前後幾年,九七後香港經濟一路向下,直到現在都未有起色(需要綜援的人愈來愈多),以前本地經濟起飛的主因係源於水勢,啟德機場周邊範圍係香港最大的聚水區,當啟德機場開始繁忙,產生動象愈大,聚水的地方愈有動象

就表示經濟愈蓬勃(山主人丁水主財)。但曾幾何時機場搬走之後,這個地方完全空置十幾年,真係好難想像一方面填海搶地,另一方放棄現有的土地完全唔用,但所填海的地方係中環及西九都係絕對唔適當,可能因為所填的地區可以高價賣出。中環填海之前係有情水,加上來水大,去水小,做就了香港經濟空前繁榮,但世事物極必反,首先機場範圍由活水變成死水,中環填海之後由曲水有情(彎曲而慢),變成直水無情(直過而快),水流而急速,表示財富不停留,加上一個所謂西九文化區,無端端填多一大片土地,又係擺十幾年,更重要的就係將來水口收窄,但出水口無相應收窄,做成本地經濟一路向下,相信都好難改善。

反觀香港自以為的經濟對手星加坡,香港人有自大症,將自己提升至南韓星加坡等等的國家級數,但有否諗過其他地區都有自主權,香港有自主權嗎?例如星加坡面積只及香港四份三,亦係要填海加地,但所填的都係現在未旺或不為大眾關注的位置,所以從來都無出現什麼魚仔,蝦仔,黑白海豚等等,亦無影響整體風水格局。

星加坡的地標係魚尾獅位置,九七前後有個風水師認為地運所至,要每一個市民陀一個八卦在身上(如果真正實行真笑死人無命陪),但星加坡政府將一元硬幣造成八卦形狀,如此就變成每個市民都陀住個八卦在身上,同時魚尾獅地標動象不足,因為加建了空中花園,變成水口不明顯,建議向前移動二百公尺,同時加建一個摩天輪,利用摩天輪的轉動加強水勢,聚水位置唔夠動象就想辦法加強,政府欣然接納,公佈出來的理由係令市容美觀,及加多一個旅遊景點,漸漸星加坡經濟就無聲無色地超越香港。

反觀香港自回歸以來,三個領導人都各有理想,亦都有一定的能力,但都一事無成,重落得一身?薯W,為什麼如此不濟,歸根究底就係因為無主動權,就連想填一幅少少的人工沙灘都走出幾條小漁要保育,就令成個計劃停止。

區區一個特區特首,能夠做出任何成績先至奇,當要做任何一件事都引來基壓力,商界壓力,政治壓力,唯一就係中產最乖,因為這個階層的人無能力向特首施加壓力,我作為一個風水從業員,冷眼旁觀,唔知道領導人辦公室格局,亦無資格去了解,只有眼見一日艱難過一日,實在有心無力,只有祝福大家甲午乙未好運。